新聞中心

News Center

行業資訊

裝配式建筑市場“井噴”前夜

被稱為“建筑業革命”的裝配式建筑市場,正在以自上而下的方式在全國鋪開,但也面臨著一系列市場早期必然面對的痛點。

裝配式建筑2016年出現在國務院的文件中。作為建筑工業化的解決方案,這種建設方式的革新探索,甚至可以追溯至1950年代。從彼時提出的建筑行業設計標準化、生產工廠化、施工機械化,到1999年的住宅產業現代化,到2010年的建筑產業現代化,再到2016年的裝配式建筑,中國探索建筑行業革新的方式才真正全面布局。

所謂裝配式建筑,是指把建筑需要的墻體、疊合板等預制構件,在企業車間按標準生產好,將預制件運輸到施工現場并通過機械進行拼接安裝的建筑種類。通俗地說,就是“像造汽車一樣造房子”、“像搭積木一樣造房子”。

世界銀行的研究顯示,到2030年前要實現節能減排的目標,70%的減排潛力在建筑節能方面。而根據不同機構的測算口徑,中國的房地產建筑業消耗了中國社會總能耗的40%左右。

最近兩年,決策層和地方政府密集發布相關文件。2016年,裝配式建筑先是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,后由國務院出臺文件提出,力爭用10年左右時間,使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例達到30%。2017年,住建部再次提出到2020年,全國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例達到15%以上。地方政府也紛紛出臺相關細則。

北京住宅房地產業商會會長黎乃超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時認為,從環保現實需求、國家政策引導等層面來看,裝配式建筑是未來建筑行業的發展方向,隨著各地出臺裝配式建筑細則和時間表,整個市場已經到達井噴的前夜。

然而市場在這種自上而下的發展聲勢中,新生的裝配式建筑市場還有諸多需要面對的痛點。住建部中國建筑(8.190, -0.01, -0.12%)業協會專家委員、北京中建協認證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海山在4月19日舉辦的“發展裝配智能化建筑,推動建筑產業現代化”主題研討會上認為,裝配式建筑行業存在標準規范缺失、技術體系缺失、政策監督缺失等問題。

萬億級市場

2016年的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明確提出積極推廣綠色建筑和建材,大力發展鋼結構和裝配式建筑。隨即國務院印發《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見》,提出力爭用10年左右時間,使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例達到30%。

王海山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說,根據2016年全國建筑業產值和國務院時間表來看,如果市場推進速度足夠快速,中國裝配式建筑市場未來每年至少存在6萬億的市場。

政策制定者更為具體的方案是,去年3月份住建部發布了《“十三五”裝配式建筑行動方案》,要求全面推進裝配式建筑發展,到2020年,全國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例達到15%以上。

經濟觀察報記者注意到,機構對于市場較為保守的預測也是億萬級。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《2018-2023年中國裝配式建筑行業市場前瞻與投資規劃深度分析報告》預計,按照上述方案對“2020年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面積比例達15%以上”的要求測算,2020年裝配式建筑面積有望超過80000萬平方米,以每平米2500元測算,市場規模將超過2萬億元。

上述報告分析稱,如果按照政策的普遍要求,未來十年內裝配式建筑將占新建建筑面積30%的比例,新增房地產需求較多的地區也是裝配式建筑推進力度較多的地區,預測新增住宅面積每年提高3%,以10年為周期,以現有的裝配式建筑平均價格計算,2025年的市場規模將達到4.7萬億元。

住建部的方案提到,到2020年,培育50個以上裝配式建筑示范城市,200個以上裝配式建筑產業基地,500個以上裝配式建筑示范工程,建設30個以上裝配式建筑科技創新基地。

多位業內人士表示,對于尚不成熟的行業來說,30%的目標有一定壓力。行業會伴隨著痛苦前行,但是一旦完成階段使命,建筑業的發展將是一次飛躍。

黎乃超告訴經濟觀察報,中國的裝配式建筑市場還處于早期階段,行業發展主要依靠自上而下的推動。沒有更多企業涉足的原因除了自身技術和行業標準缺失外,還在于企業沒有意識到裝配式建筑的是綠色發展方向。現在行業內盈利的企業不多,發展勢頭良好的僅有大元集團等少數進入市場早的企業。

頂層設計缺失

利勃海爾機械(徐州)有限公司中國區總經理張偉宏在前述研討會上舉了兩個案例。北京金域華府項目中,建筑結構預制率超過65%,裝配式建造成本為1858.18元/㎡,傳統現澆方式成本為1583.46元/㎡,每平米成本相差達200多元。而在預制率46%的長沙城際新苑項目中,裝配式建造成本要高于傳統方式300元左右。

黎乃超認為,成本高于傳統建筑業是行業需要面臨的核心問題。未來標準化和規模化生產以后,哪家企業贏得了先機,就會迅速占領市場。

新產業的出現往往會帶來新的入局者。傳統的建筑業施工往往對應建筑施工企業,但裝配式建筑帶來的產業鏈涉及技術研發、配件制作、運輸、裝配等環節。施工企業還要面臨來自材料生產商,甚至是嗅到商機的地產商的競爭。

王海山告訴經濟觀察報,在新的競爭環境下,各個市場主體各有優勢和劣勢,比如建材商沒有施工經驗,施工企業需要從輕資產獲取更多重資產。但行業的壁壘不只存在于技術和標準,還在于政策細則的空白。如果頂層設計的細則得到完善,對行業發展是有促進作用的。

盡管裝配式建筑市場得到鼓勵,但因為處于行業早期,不可避免地面臨一些需要解決的問題。主流的學界觀點認為,由于規模、成本、技術、人才等方面問題,裝配式建筑項目較少、市場較小,還尚未形成市場自身的良性循環。

王海山說,目前中國的裝配式建筑缺乏頂層設計,國家層面還沒有出臺扶持新型建筑工業化的產業發展政策。各地方政府制定的扶持政策,還存在產業激勵措施不系統、技術體系集成研發不重視、裝配式建筑預制率偏低等問題,對建筑工業化的長遠發展缺少科學的系統規劃。

在政策層面,王海山建議依托完整的裝配式建筑技術標準及體系,與地方政府強強聯合,在重點城市建立省級裝配式建筑部品部件檢驗檢測中心,進一步完善政府監管。